Call是指买权,Put是指卖权,两种期权又分别对应了Long和Short的两种操作,即买入和卖出两种操作。

Call

打个比方,你手上有一股目前市价在260港元的腾讯股票。而且判断腾讯后继乏力,在未来半年内可能会小涨一点,但是涨不了多少。

我则相信腾讯有60%可能性在半年内涨到300港元。同时担心由于市场总体情况不乐观,腾讯依然有40%可能会大跌。但是我是学生,现金流紧张到买不起一股(口袋只有10元),也承受不了大跌的风险。

按理说,你该把你的股票卖给我,因为我们的需求是匹配的——一个总体看涨,一个总体看淡。但是,由于我的现金不够,而且我不能接受大损失,导致交易无法进行。
这时候你提议,向我出售一个以半年为期,行权价为280港元的买入期权(Call)。这个买入期权定价多少呢?考虑到我口袋里只剩10元,于是你就10元把Call卖给我了。(现实中,call的价格由市场参考布莱克斯科尔斯期权定价模型而决定)

于是我交付你10元。这10元立刻成为你的现金收入。我则收获了在未来半年内,以280元购买一股腾讯的权利(非义务)。

如果交易之后的六个月内,腾讯一度波动至300港元,届时我会立刻行权,从你手上以280元买走1股腾讯,再卖给市场上其他人。我收益是:-10元期权费-280元买入价+300元卖出价=10元利润。

其实,如果我一开始就花260元现金买腾讯,那利润不是300-260=40元,比期权获利多了四倍吗?但买Call对我好处是,开始只需付出10元现金,而且就算以后腾讯狂跌,我的最大损失也只有10元。

你的好处是,一开始就赚了10元。而且只要半年内腾讯价格波动在280元以下,这10元收益就是稳稳的。即使腾讯涨到了290元,由于你一开始就赚了10元,所以收支相抵,也没亏。只有涨到了290元以上才产生损失。不过理论上,你的最高收益就是10元了,不会更高。但腾讯涨的越厉害,你就越亏,你的损失可以是非常高的…

在这个例子里,你就是Call seller(Call writer),我则是Call buyer.

来源:美股交易常说的买 Call 和卖 Call 有什么区别

买入Call(Long Call):买入看涨期权

股票的看涨期权赋予了期权买家在到期日之前按约定价格(俗称行权价)购买特定数量(1手=100股)的该股票的权利。(期权买家可以执行权利,也可放弃权利)。潜在的利润:随着股票价格上涨,收益无限。潜在的损失:期权权利金。

买Call,就是买入一份看涨期权,成为多头,支付相应的期权费c,当未来现货价格St高于约定价格x时行使权力,以x的价格买入资产,收益St-x-c。当未来现货价格St低于约定价格x时不行使权力,损失一个期权费c

买入Call可以使投资者以固定费用获得到期前用预定价格购买标的资产的权利。

买入期权需要支付的是期权费用(权利金),收益率是在该期权费用上计算。

比如以1元买入6月期30元的某股票,如果涨了32元,收益是100% 在看涨的时候买入Call。

卖出Call(Short Call):卖出看涨期权

投资人卖出一个看涨期权的合约,则代表他不具有履约的权利,但有履约的义务,通常被称为期权的“卖方”。期权买家行权时,期权卖方有义务以行权价卖出标的。潜在的利润:期权的权利金。潜在的损失:随着股票价格上涨,损失无限。

卖出Call的投资者收入固定数额的权利金,并保证在期权到期前不论该股票价格是否上涨,都按照固定价格交付固定数量的标的股票。卖出Call是义务,可以或的固定的权利金;为的是获取固定收益。

比如现在持有了A股票,以2元的价格卖了6月期30元的Call,到期后你就要以30元的价格卖出股票。如果到时候股票价格高于30元,你将不能获得高出部分的收益;如果是低于30元,别人可以选择不买;那你也就继续拿着该股票吧。那2元的权利金就算是你这段时间的收益了。

Put

买入Put():买入看跌期权/买入卖权

以一定履约价格并支付一定权利金获得看跌期权多头部位后,买方就锁定了自己的风险,即如果价格高于履约价格,就放弃期权,他的最大风险是权利金。如果期货价格在履约价格与损益平衡点(履约价格-权利金)之间,会损失部分权利金。如果期货价格在损益平衡点以下,则买方仍可以较高的履约价格卖出,只要价格一直下跌,就一直获利。因此,看跌期权买方的损失有限(最大为权利金),盈利可能巨大 。

买入Put使投资者支付固定的权利金以获得在到期之前按照预定价格卖出标的资产的权利。

Long-put

损益平衡点=履约价格-权利金

  • 市场观点是:购买者从相关标的物价格下跌中寻求收益或避免损失。
  • 波动性观点是:购买者预期标的物价格波动率上升。
  • 风险:限制在权利金范围内。
  • 收益:在下降的市场中,到期时有无限的收益潜力。
  • 损益平衡点:履约价格-权利金
  • 使用者:市场的熊市预期越强,该看跌期权买入时的虚値程度就越深。换句话说,该看跌期权购买者得到的履约价格越低。

long put demo

美国某机械公司与一英国公司达成了一笔生意,向其供应机器零部件,但是零部件的款项将在3个月后以英镑交付,在当前汇率为1.6000时,该笔交易对美国公司是有利可图的。但是,该美国公司担心在3个月的时间里汇率将下跌。因此,该公司买入一份1.6000的看跌期权,并支付了2分/英镑的期权费。在到期时,则该多头看跌期权的收益损失图和表如下:

市场价格结果
大于1.6000损失=全部权利金(2分/英镑)
1.6000-1.5800损失=市场价格-1.5800
1.5800损益平衡点
小于1.5800收益=1.5800-市场价格

卖出Put(Short Put):卖出看跌期权/卖出卖权

卖出看跌期权是指卖出者获得权利金,若买入看跌期权者执行合约,卖出方必须以特定价格向期权买入方买入一定数量的某种特定商品。当投资者预期某种特定商品市场价格上涨时,他往往卖出看跌期权。

卖方的利益就是一旦标的物上涨,买方放弃行权,则卖方可以获得买方质押的权利金。

卖put相当于卖出了个权利,也是价值投资者常用的手段。

比如现在长和的股价是103块,但我觉得买入目标价是95块,也就是说那么可以卖出下个月95块行权的put,如果跌到95块,也就是买入目标价,执行义务买入就是了。

假设我们认为FB的价值高于腾讯是没问题的。如果是20元的价格就是和腾讯市值差不多,那在这个价格之下我就愿意买。但我不知道到时候6个月后他是不是会跌到20元以下,那我也可以从这个判断中获利。这就是卖put。

现在FB 6月期的put是2元,我可以交18元的保证金卖出FB的put;如果到时候FB跌不到20元,别人就不会将FB 的股票卖给我,那我只是收取2元的收益,以18元的成本计算,年化收益率也可以超过20%;如果到时候跌到20元以下了,那我就要以20元的价格买入FB的股票,减去2元的卖put的收益,我的成本其实是18元,我拿着挺放心的;就继续持有等股价涨吧。

实质上,期权对于低风险投资人来讲,基本都是只卖不买的。然而,低风险赚久了,就会不自觉的上杠杆。

例如奇虎现在股价是32美元。如果要卖6月到期、行权价为22的put,可能只能卖到0.65一个。以1份合约(100股ADS权利)来算,需要抵押2200美元,在5个月内收获65美元,回报率2.95%,年化回报率为7%(不是很有吸引力)。如果卖同样时间到期、行权价为29美元的put,需要抵押2900美元,5个月内收获280美元,回报率9.66%,年化回报率23.2%(很诱人)。于是,为了追求23.2%那个回报率,而放弃了原来设定的22美元买入目标价,风险就被放大了许多。在此期间,万一奇虎的股价跌到20,而你被迫以29(并非你的买入目标价)而买入,的确可能损失惨重。

2008年香港破产的土豪很多,他们都是死在了卖put上面。长和,股票代码是1,绝对蓝筹(是指长期稳定增长的、大型的、传统工业股及金融股),2008年大概是150块,很多土豪觉得,跌能跌多少啊,我卖60块的put不是白赚权利金么(当时成交最活跃的在60元,跌到60不到5PE,历史上没出现过)?事实上,很多超级大蓝筹的低价put都是被过分卖出,结果到了2008年一路跌下来,跌到60块该土豪们执行买入义务了,其实他们根本没那么多钱买入啊,早已卖出超过自己资产数倍的权利了,于是破产了,其实最低价是50多,差一点就是大赚了。